• 两三句

    2007-10-19

    需要些什么才能让心灵更加的丰盛

        即便是在寂静的夜晚独自认真思索也得不到明确的答案 

            从来我都没有明确生命存在的价值

        就像一个不开窍的学生面对复杂的数学公式而难以计算 

            于是只能用精神治疗法来面对生活

        以想象为药引迷幻的相信未来一切可能发生的美好事物

        或许这便是人体机能的感应天线

        它将搜集未知的快乐信息并带来强烈暗示性的心电感应

  • 一个人的丰盛

    2007-10-05

        试图留住很多事情,但往往都是令人有心无力的。譬如岁月时光、青春年少、痴狂爱恋……

        最终它们都将化成记忆中闪亮的星辰,只有在你转身回头之际才能发现其炫目的光芒。    

        用仰望的姿态凝视夜空,尽管相隔遥不可及的距离但心田依旧会被久远的往事照亮,并带来某种隐秘的快感。

        那都是些无法与人分享情绪,而此时你便犹如寂静深海中的贝类,只在四下安然时才会敞开胸怀、洗涤自我。

        附:各位要的歌曲等我八号上班再传,家里是电话线实在无法操作。

  •     内心有很多的想法,大多时候自己清楚的知道这是一种奢望,但总免不要在脑海中作番探索。现实和理想便是如此矛盾,彼此间越是有着极大的落差便愈加地激发所想要得到的欲求。

        近来睡梦中常出现这般的影像,自己站在某个陌生的城市的高楼中展开双臂眺望远方。此时的背景是大片大片急速翻滚的云朵,它们在斜阳的衬托下染上苍茫的红色如同翻涌的血色。

        想来这便是潜意识中的某种渴求和恐惧。所以在日常的生活中我始终怀着小心谨慎的态度前行。对待所遭遇的人或事不过份轻信也不过于依赖,用独立的姿态行走于这个繁华的城市。

        记得几日前和友N君坐在餐厅里漫无目的聊天,突然间这个人间浪子问及我:“在所遇到的感情中,你是不是相信真爱的存在”?刹间我无法用简洁的语言和清晰的逻辑确切地表达。

        过程和目的有时并不能相等,曾经拥有美妙的经历,并不代表彼此可以拥有完满的结局。爱从来都是存在的,只是在于它时限的长短。我想如果我们都曾经用心其实这样便已足够。

     

    附:再推荐一首很好听的泰国歌曲《我不愿问却想了解》,由男声清唱开始然后慢慢地音乐响起,唱出一派深情伤感。请不要问我要链接因为我也不知,如你喜欢请留下你邮件我会寄出。

  • 夜场

    2007-09-25

        偶尔人是需要应景的动物,就像在夜场的时候,很少喝酒的我也会为自己要支海涅根,尽管那苦涩的味道依旧让令我无法钟意,但拿着瓶子随着音乐摇摆的感受却是叫人陶醉。

        在无边夜色的置身于热闹的人群里,无端的便会任由自己投身其中并成为渲泄过盛精力的一员。在迷离的灯光下、在强劲的音乐中,有时我觉得潜在的欲望可以得到释放张扬。

        我无法假装清高的斥责他人的坠落靡烂。我更无法追悔反思自己的放浪放肆。经常我认真的觉得自己便是个肤浅的感官物质主义者,只是清楚知道在心底有着一条遵从的底线。

        其实这样的生活并无过错,在不会伤害他人的原则之下这般的态度俨然已是一种功德。假若生命是浩瀚的夜空,那么我们便是一枝用尽全力绽放的烟火,用五光十色照亮黑暗。

        于是每逢夜场我便开始应景,于是在每座城市我恋上声色光影。在异国的酒吧用不流利的英语和别人交流,在DISCO舞场用肢体和别人舞动,在当下的快乐中投注无比热情。

        其实每个繁华都市演绎夜的形式都几乎大同小异,而不同的只是每个人内心所想得到的东西----感官、精神、刹间、永恒……但我却始终觉得追逐的本质是寂莫的另一种表现形式。

    附:今晚是一个特别的夜场噢,祝各位快乐!!!

  • http://leo615.blogbus.com/files/1190175010.jpg

    回到熟悉的城市里,生活依旧如同往常,九天欢乐时光如同恍然梦境。真可谓人生是一场兜兜转转的反复--出发、驻足、回归。

    每次结束旅行后便会在心田埋下期待的种子。它是一种绝美而平静的记忆,但却能够让人相信生命中有很多值得向住的人事。

    我想世间万般情谊皆是如此,能和对方共同走一段漫长的旅程,这种相逢便已足矣。不必奢求相守永恒,也勿需感怀临别黯然。

    如果这场不经意的交集,给予内心创造诸多的感动,这种快感便将逐渐弥漫整个身心。并在遭遇失落时,带给情绪极大的抚慰。

    曾经在一辆穿梭无边黑暗的列车之中,因为劳累我沉沉的睡去,待醒来后却发现自己将头舒适地靠在身旁一名陌生人的肩膀上。

    当场我露出愧疚的表情,而他却抱以微笑化解了我的难堪。此时温暖由然而升,这暖意便来自他并未因不适而将我唤醒的宽容。

    很多年后我依然能清晰记得当时的场景,而我亦知道就算今日他从我的身边经过,也理应如同古词所述般:“纵使相逢应不识。”

    可是当这些片段成为脑海中停格,点滴的细节将扩大为一种支撑的力量,它可以将心灵牢牢的稳固、托起,抵御台风的侵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