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过云雨

    2007-07-03

    http://leo615.blogbus.com/files/1183474310.jpg

    那场大雨毫无声息的倾泻而下,令人猝不及防。面对突如其来的气候变化,夜市中的商贩手脚忙乱急着护货收摊。看着他们仓惶的表情,在她脸上不由自主流露出窃喜的表情,并不禁掏出随身数码卡片相机,记录下眼前这混乱的一幕。

    此刻猛烈的雨势也将她阻挡在街边一家贩买廉价手包小店的屋檐下,然而她的情绪却无沮丧或是不悦。观察对她而言便是种乐此不疲的情趣,在众人期待或懊恼的神态中,她也读出些许他们在现实生活里某种懦弱的缺陷或固有的性格。

    用眼睛去感受身边细微发生的事物,这已成为某种习惯,尽管今晚她只是一名游走异国的观光客,但习性却无法自弃,而在基础层次上它只属于自娱自乐的范畴,但当身处艰险的人事环境下它的能量便无穷扩大,并成为分析分辩的工具。

    而在此时她无疑也成为了别人眼中的一道风景,在等待雨势停止的过程中,身边有人用英文和她搭讪。“where are you come from”、“shanghai and you”她礼貌的回答并反问。“taibei”、“为什么我们不说中文呢”?她很自然的提议。

    接着两人便开始大笑。的确当身处陌生的国度时,当你听到自己熟悉的语言时心底便会不由的感到亲切。可能潜在的原因就是我们都在希望着某种寄托或是归属,于是在特定的情形之下便不自觉的表现了。终究你我都只是情感的动物。

    毕竟初识无法深入核心,彼此聊了些各自简单的生活状态。但谈话间却有愉悦的感受,并可以让她感受到对方拥有良好的教育背景。她也曾偷偷打量他的容貌--是自己喜欢的类型。立体的脸庞、高挺的鼻梁、还有极具线条雕塑感的身形。

    其实在她非常清楚对方只是个路过的旅人,但依然在脑海浮掠过一阵悲伤。在这世间有着那么多出色的男子,而自己却始终没有遇到可以携手相守的同伴。独身虽然可以自由放纵、任性而为。但也同样需要接受寂莫无助的无情冲刷。

    雨止,他们挥手道别各自前行。相逢只是这段旅程上一段美妙的插曲,而这段旋律则在这个大雨的夜晚给予了她些许美妙幻想的空间。下一站、下一次、下一个……它们都是叫人期待未来式,而今晚他的出现更是令人值得心存希望。

    附:她说他出现的意义,便是让她相信生命中总有一个人会在不远处等待着她,他是心灵的救赎,他是希望的启示,或许宿命但不无道理。同样在此也谢谢各位的关心和挂念,我一切安好,只是前段日子旅行及工作原因而疏于动笔。

  • 不想说话

    2007-06-24

     

  • 在时光的彼岸究竟是未来还是过去,其实在每个人的心底都有着不同的答案。然而对我而言这只是一段旅程,走过的、等待的、经历的、期盼的、发生或正进行的。

    世间绝无十分完满美好的事物,只有成熟的心智才能坦然了解个中真相。用岁月去稀释往日的伤痕,用相信去弥补现实的缺憾。无论顺流或是逆流亦要奋力地划桨。

    必须坚忍的活着,尽管我知道会遭遇许多心情的波折反复或被一些琐事所困扰牵绊,但是依旧要满怀掩饰的心情出演。并不着痕迹地在世人面前露出最璀灿的笑容。

    其实每个人的心底都隐藏着深深的寂莫,只是彼此感受不同。敏感者一直在用细腻的心思探索着它的本质,而混沌者却能用更加积极的行动填补它所带来空虚无助。

    事实上作为后者是更为幸福的,他们可以免去心灵的惊扰和煎熬。无需如同我们般费心劳神的思索,但却是无果,如同陷入了一道“哥德巴赫猜想"般的不解迷题。

    我可以过得很好,我可以更加快乐。有时我们需要给自己作某种观念上的灌输,哪怕是盲目而狂热的。正如信众对于宗教的热情,虔诚的认为神迹无处不在宠罩苍穹。

    命运是无法选择和预见的,但是生存的方式却可以任由我们改变,在有限的空间中寻求最大的改变,每天尽量地创造一点小小的惊喜,让自己看到生活的五光十色。

    “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 我却用它寻找光明”。想起顾城的诗句,此时我也要对自己说:“生命给了我生活的负担,我却用它启航扬帆。”用信念的力量泅渡时光彼岸。

  • 时光彼岸--染 - [五味]

    2007-06-01

    http://leo615.blogbus.com/files/1180678931.jpg

    抛弃不等于忘却!在舍去了某种有形的物质后却无法抹去无形的隐痛。我只能在城市里继续生活,并用意念不断地鼓励告慰自己需要用颗强大的心灵来面对孤独。

    会有混沌、暖昧的状态于胸中,迷恋和唾弃交织。即令人沉醉于它自伤自怜所幻化美感,又忍不住想要摆脱它渗骨的寒凉。好似玛啡般你明知有毒却是难以自拔。

    只好更努力的充实生活,白天用出百般的劲头投身于繁忙的工作中,直到深更半夜才拖着疲惫的身心走出办公室。也懒得多想回到家中脱去妆容便倒头沉沉睡去。

    直到天光日升,当阳光透过窗帘洒落一道光芒时,我睁开惺松的双眼告诉自己又一天的轮回即将开始。此时在心底常常对生活有着浓重的厌倦,甚至希望不再苏醒。

    而在心情不错的双休,我亦会早早的跑到集市感受市井入世的生活。买很多新鲜的果蔬和鲜花。然后在屋里放上轻柔的乐曲,开始为自己营造某种怡然自得的氛围。

    也会在厨房里忙碌上三四个钟点,为自己煮上一桌丰盛的菜肴。然后用骄傲的心情告诉自己,你不仅是一个女强人而且肯定也是个称职的主妇,上得厅堂下得厨房。

    然而每每当我想要一尝手艺时却横生悲凉无限,即便嚼在口中也是索然无味的。只是三口并作二口,草草了事,其实我和他当初的爱情也是如此,或许这就叫宿命。

    没有心灵寄托依靠的生活即是这般,就如同茫茫大海中的一帆小船,纵是怎么眺望也看不到可以停靠的陆地,于是只能继续的飘泊,寻找着可以让自己扎根的泥土。

  • 时光彼岸--陆 - [五味]

    2007-05-24

    http://leo615.blogbus.com/files/1179996865.jpg

    曾经一直以为爱情便是生存的意义,活着似乎就是为了迎接彼此心灵的撞击,而后迸发出火花熊熊燃烧,直到生命终结方能停止,却未料想滂沱大雨会将它浇灭。

    直到很久以后我才慢慢懂得,原来感情就好像天气般不可预测。即便你有着十足的信心把握,但是也会到遭遇无穷变数。于是只能呆呆的望着天空横生懊恼后悔。

    可是如果没有这段经历,我是绝对不会明白此中道理,可能至今都活在后知自觉、自以为是的象牙塔中。当然任何得失都需付出代价,而我则是用失去换回成熟。

    为什么人性会变得越发的现实和世故呢?原因便是来自对生存环境及人际交住的失望。为自己织一张网或是披上某种保护色,也只用谨慎的心态让自己不再受伤。

    其实现今我已慢慢的愈合,就像当时我们在分手时他曾经对我说:“时间长了,你就会忘记我,忘记痛苦了。”尽管这是他寻找开脱的自私言语,但是却也不无道理。

    的确随着光阴的轮转,我已逐渐地走出痛苦的沉沦。而我也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这种改变,偶尔心底还会掠过暗自庆幸的感觉,仿若大病初愈之后满怀欣喜憧憬。

    为此我还不自觉得进行过一番仪式,某日我正值前往东京公差。站在霓虹烁目的红灯区中,听着满耳拉客的吆喝,我突然明白为什么人无法拒绝外界巨大的诱惑?

    突然心底掠过一股强大的苍凉感,冲动之余我脱下在分手近三年后却也始终带着的铂金指环,然后迅速爬上天桥将它丢弃于滚滚的车流之中,籍以和往事说再见。